裔黑音

疯狂!需要!Gradence!

个人Jaydick小说本预售

超好吃好吃好吃

空水:

是的,开预售了

2+1的砖头本,很沉,收录5篇文,16W字上下

尽我可能的兑现当年说的做一个安利本

预售地址:  戳我


附上封面   @c 亲亲我的三尺宝宝

Oyster



药物成瘾



刷个lofter都能提醒我考试要复习什么……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在排练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指环》第二部《女武神》时亲自上场示范女高齐德琳格的赫尔伯特·冯·卡拉扬(娘)。

抱着他深情对视的是卡拉扬的爱将,瓦剧御用戏高,饰演齐德蒙格的Jon Vickers。

摄于1972年

S. Lauterwasser拍摄

另:本场演出无官录(如果有的话早就发行了,卡拉扬毕竟录音狂魔),感兴趣可以找他们1968年的萨尔茨堡录音版本。

尝试写贺文最后决定不摧残自己摧残大家了
一月会把肉和一个暗巷的短篇发了
然后就归隐江湖了吧……


最后,圣诞快乐🎄

【Gradence】脑洞

被傲罗袭击后克雷登斯逃离了现场,逃到了格雷夫斯曾经带他去过的位于曼哈顿的公寓,但格雷夫斯迟迟没有回来,克雷登斯就一直呆在公寓里等待,渐渐地克雷登斯找回了人类肉体,在他在化作默默然后第一次坚持实体超过两小时的那一天格雷夫斯回来了,并告诉他今天是圣诞节。格雷夫斯给他们两人做了圣诞大餐。当两人回到房间后克雷登斯觉得有点坚持不住实体,羞涩地道歉请求第二天继续时,格雷夫斯抚上他的脸颊说没关系,我马上也就要不在了。克雷登斯很慌张地朝格雷夫斯大喊为什么,格雷夫斯笑着回答到因为你没有和我做爱的记忆所以继续不了了,我只是你记忆的投射,你愿望的具象,而你与格雷夫斯之间到回忆少得可怜,我也就只能存在那么久了。克莱斯登的实体在能够哭号能够祈求挽留之前就溃散了,与此同时格雷夫斯的身影也消失了。克雷登斯维持默默然的形态不知多少年,像是被困在公寓里了一样,但他自己知道是自己不愿离去。很多年后,曼哈顿街区重建,有一幢公寓在拆除时屡屡出事,有居民说四楼的一个套间里常常传出尖啸和咆哮声,于是这栋楼被开发商废弃了。又过了很多年,新的开发商拿到了这一块地皮执意要开发,却轻而易举地把废楼拆除了。又一年11月,崭新的电梯公寓拔地而起,新的业主们入住,其中包含一个戴蝎形领针的中年男人。

本来是拒绝的我要三刷了😂

阿静獍:

基友的梗 我手贱改个图

[Gradence] Narrow Ally

[Gradence]Narrow Ally短篇

估摸着Credence该是16岁左右

一点点肉渣和一个Credence的笑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17225-1-1.html


二刷后爆肝之作,被hx了重发(明明这车都没开起来


演唱会的时候没有信号就一直在想他们之间该是怎么样的。想的不能自已,想的暴风哭泣。十二点半回到寝室后就一直在写,soundtrak听了一圈还是He's listening to you Tina最合我心里的gradence,但是单曲循环真的......越听越难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吃到我本意里一点点的糖。所有的细节都是我编的,不是专业hp粉,欢迎捉虫。

蝙超 《INSERTION》V2 (中)

这个明天隔得好远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学神tm忙啊

好想被勾搭啊

先放1095字



《INSERTION》V2 (中)


被掼到在移动床上的时候克拉克也没想明白怎么就得到了布鲁斯那么激烈的回应。刚才堪萨斯农场上长大的倔小子一下子就被激怒了。他喜欢上他了,没错,甚至可以说爱上了,然而现在布鲁斯宣布他的人类身份已经正式失去了,并且阻止他回到玛莎身边去——回到一个永远爱着他体谅他的人的身边去。克拉克厌恶着这样失去能力后就变得软弱的自己,却还是忍不住迁怒于布鲁斯。或许在今天之前克拉克从没有期待过这份爱能得到回应,对于布鲁斯一贯的疏远和语气里的嘲讽他也只会闷声不响地假装无视……

 

可是、可是今天……

 

克拉克急步走向布鲁斯。其实抬腿的那一刹那他就不生气了,也明白了自己就是想让心里萦绕多时的念头付诸心动。或许超人可以一如往常地拯救世界,也能学会和蝙蝠侠搭档合作,并维持这样的关系直到不能再继续,而他,克拉克肯特,迫切地需要布鲁斯韦恩证明他的存在。

 

******

 

用双臂环绕住年长者健壮的腰身时克拉克抑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只是与这温热身躯的接触就快让他被狂喜淹没。克拉克把一只手搭在男人腰侧,另一只手则落在了他的左胸——克拉克可是来付诸行动的啊,他还要含蓄什么呢?

 

布鲁斯在被抱住的时候差点给了来者一个肘击,所幸他的双手并没有被一同圈进这绵软的怀抱,让他没有过分警惕地做出什么应激行为。尽管如此,布鲁斯心想,尽管如此他可能也没有遭遇过如此教他震惊且不知所措的时刻了。

 

克拉克可不想给他留下反应的时间。他的右手稍稍向下滑去,隔着血肉描绘了一段横膈膜的曲线,然后落在了衬衫的纽扣上,但紧接着又向上探去,没有解开任何一颗扣子——克拉克急于尽快达到目的地,他也不知道现在这个虚弱的怀抱还能箍住这个高大的男人。他的手指已经触到了那宽厚的下颚,克拉克用食指侧面蹭了蹭,迫切地想转到布鲁斯的正面去吻他,又惶恐于松开这虚假的拥抱后一切归于枉然。氪石在血管中冲刷的感觉又开始鲜明了起来……

而布鲁斯则错把在下颚停留过久的食指当作是青年退怯的信号。他毫不费力地挣开没有了力气的拥抱,拧过身子逼视着克拉克费力聚焦的双眼:“不想继续了?晚了。”

 

******

 

布鲁斯也说不清驱使他将青年推倒在移动床上的是不是该被称作愤怒。他听到赤足磕在牛皮鞋跟上的声音,梆。卡在青年下颚的虎口与那片细嫩的皮肤摩擦着,而另一只手托着他后腰的手则禁不住地按压结实饱满的肌肉。他们像两只失去掌控的陀螺,打着旋歪向一侧的移动床,不锈钢的脚刹发出一声哀鸣。他把常常抿着的嘴唇贴在那鲜红柔软的花瓣上,在让舌头把这个吻变得水淋嗒滴前狠狠地吮吸着。年长者十分满意眼下的状态:他只要微微下移右手就可以掌控住青年的咽喉,左臂松松环绕着曲线柔韧的腰部却足够让青年无路可逃,让这一切变得轻易完美的就只是一剂氪石溶液……


蝙超 《INSERTION》V2(上)

一脚刹车争取明天让他倆操上


after bvs, 设定是超人在落葬后的第三个月复活,当时正义联盟已经步入正轨。




《INSERTION》 v2


布鲁斯韦恩举着一个连续注射器转过身:“稀释过的氪石溶液,我希望你能接受。”

坐在移动床上的年轻人微微扭动了下身子,眼珠不安地转动着试图避开针头的莹莹绿芒:“噢……我想是的,是的,我可以。”

 

上了年纪的男人似乎没有听出他话里的犹豫,把沾了碘酒的棉签按压在克拉克a.k.a.超人的颈项上:“我假设在氪石的作用下你会需要消毒麻醉。”

 

年轻人倒真盼望着这会有点什么切实起效的镇定剂能让自己躲开氪石带来的痛苦。钢铁之驱。心理和生理上的双倍痛苦。克拉克伸长了脖子,偏着头紧盯着三十英尺外的一列液晶屏,上面快速滚动着计算公式,在暂时失去超级视力的青年的视网膜上留下一片残影。

 

包覆着乳胶的手掌正紧贴着搏动的血管,在它边上是克拉克颤抖的喉结。布鲁斯韦恩垂着眼,专心致志地将那一汪翠绿的液体送进往日坚不可摧的血管。

 

溶液涌进血管的那一刹那克拉克觉得自己的五感全数被夺走了。氪元素嵌进血管壁引起的瘙痒一点点的从颈静脉扩散,教克拉克恨不得破开皮肉在血管上搔刮,攸地那些粒子像是变作了最尖锐的钩,拉扯着他的血肉他的意识……以致于在布鲁斯告诉他“好了”过后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这个短语是什么意思。克拉克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刚才紧握着的不锈钢床架——除了几个正变淡散去的指印外上面什么痕迹也没有。

 

“现在,我们可以正式开始了。”布鲁斯示意克拉克躺下,带着推车一起离开了放射室,液压移门在他背后嘶叫着合上。这房间绝不是为了给人做体检建的,克拉克看着右侧只映射出自己身影的单向玻璃,放任自己胡思乱想着。

 

“面……朝上。”安在角落里的的扬声器中先是传出了bat voice,一串杂音后变回了男人沙哑柔和的嗓音——尽管依旧是刻意板着的。克拉克不可自抑地露出笑容,闭上眼依言照做了。

 

******

 

克拉克光着脚走出了放射室,为身后裸露在手术服外的皮肤感到一点点的羞涩。布鲁斯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去继续把X光片贴到阅片灯上,然后抱着胸用很Batman的眼神盯着它们。“这些阴影,”布鲁斯微微抬了抬下巴,“是扩散在你体内的氪石,面积远超我刚才注射进去的量应有的大小,这意味着三个月前……通过呼吸道进入你体内的氪石依旧没有被代谢掉。”

 

“你的复活在没有超能力和黄太阳光照射的前提下就完成了,在你提供的超能力来由没有差错的前提下。好消息是现在你离开坟墓了,充足的阳光照射可以大幅度加速你对氪石残留的代谢。我已经联系了戴安娜,她会负责陪同你在东部海岸或者地中海修养,赤道地区或者极地也行,时长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将你排进正义联盟的值班表,我想你已经看过相关新闻了。”


 听到这个消息,青年脸上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惊喜、困惑、大失所望与松了一口气揉杂在一起。他像是把什么话咽回了肚,接着试探性地问到:“我想回去陪陪玛莎。堪萨斯的阳光就很好了。”

 

“否定的。克拉克肯特的公民身份已经注销了,而超人复活并不会引起公众过多的怀疑——你只要上天溜一圈全世界都会欢欣鼓舞地迎接救世主的回归。你的镇子就这么点大。”布鲁斯头也不回,语气里的嘲讽就快具体化了。

 

“何况……”剩下的话被背上贴上来的温热触感尽数掐断。


唉我的智障儿子x2(明明是那么好的阳光却拍不好)